6163银河com_银河国际是什么网站

  游记攻略
本帖最后由 ruoshui02 于 2022-01-17 13:05 编辑

19年以来,一直有个银河国际是什么网站走滇越铁路愿望,可惜都未能如愿,随着岁数渐长,觉得再不走就老了,一年来,断断续续在昆明到宜良一段上走了好几遍,越走越爱上了这条百年通途,一路上拍拍花花草草蓝天白云,码点字,顺便找点好吃的东西犒劳下自己,这样自娱自乐的状态感觉挺不错的。
有些时候,很羡慕没有飞机、高铁的古代人,去哪里都靠双脚,一路走走停停,望山望水,寻师问道,吃茶喝酒,吟诗赋颂。想想如果曹操陶潜王维李白杜甫苏轼等等大咖,可以坐上飞机高铁,他们还能写出那些熠熠生辉的文字么?我觉得大概率是不太可能的了。
飞在云端喝着咖啡确实很美,可缺少了耳边呼呼吹过的风声;坐着高铁吃着火锅确实很嗨,可缺少了沁心入肺的大地气息。人都有念旧情节,时代进步了,可觉得失去的东西确更多了,难以想象,未来活在电子、游戏及元宇宙的世界里,和抽鸦片烟有什么区别。
终于,为自己颓废的想法找到了籍口而自喜,走在大地上触摸山山水水花花草草,站在山尖踏着云听着风,这才是我想要的感觉。
这颗星球上有牛X如马斯克的,觉得死在地球上已经不够光彩,也有为一日三餐劳顿奔波,愁白了头的小老百姓。值得---这件事,看各自理解了。
扯远了,还是出门走起。

一张老车票

云南铁路博物馆中的大宝贝:米其林胶轮机车。其实它的真名叫载客轨道汽车,1914年投运,V12缸汽油发动机,功率117千瓦。1932年换装米其林橡胶充气轮胎后,最高时速100km/h,可以说是世界高铁的鼻祖,更牛的是其轮胎已具备胎压监测和自动充气系统。

1

2

还在计时的法国三面钟(铁路博物馆,民间钟表高手修复,滇越铁路通车时安装于云南府站)

滇越铁路云南段车站

水塘车站。滇越铁路海拔最高的车站,2037米。由此至凤鸣村车站,经过了滇越铁路最险峻也是风光最好的七凸坡段,期间坡度最大坡度千分之25.5。

水塘车站

水塘车站的旧水塔,蒸汽火车时代的标配。

水塘车站的生活水塔

老站房的窗子

窗子

老站房

旧时的钢轨

1

掩没的铁轨

旧钢轨

劈山穿路

掩没



大营村乘降站,存在时间最短的车站,为避让站。

大营村站窗外的景色

美丽的阳宗海

阳宗海

阳宗海

阳宗海

滇越线和南昆线

劈出来的天路

昆河线1号隧道

1号隧道

S01

昆河1号是滇越铁路的最后一个隧道,编号154

虔诚

阳宗海车站,由于阳宗海展线坡度过大,为确保行车安全增设。

阳宗海车站

阳宗海站外看南昆线

下一站来了

进凤鸣村站

老水塔

凤鸣村站,不知道百年滇越能否如凤凰浴火重生。

凤鸣村站

凤鸣村站不远处的大桥

昆河线和南昆线第二次交汇

可保村车站

可保村车站信号灯孔拍了一张

进入水晶坡前,昆河线和南昆线第三次交汇

又见列车

水晶坡(夹皮沟)内的峡谷景色

水晶坡(夹皮沟)内的峡谷景色

棚洞内交错的光影

棚洞

昆河线第四次和南昆交汇后各奔远方

一路风光

水晶坡(夹皮沟)段密集的隧道

隧道

又是隧道

塌方受伤的铁路

水晶坡车站

依旧的法国乡村黄

记忆像路轨一样长

江头村车站的石头房子

岁月掩没的老水塔

进江头村车站

快消失的车站

江头村车站

又一段老钢轨

旧时代的钢枕,一个贫弱时代留下的印记。

过了这里,快到宜良了

到达宜良

宜良车站里法国黄

宜良

宜良站站台

鱼米之乡宜良古城

昆明到宜良的路程,正常情况需要2天时间,第一天到七甸(体力好的驴可以到汤池镇,泡个温泉恢复体力),第二天到宜良,美食:宜良烤鸭,学成饭店和起春路小石桥边上一家只烤鸭子的小店(名字记不得了)味道好;另外一个就是近几年驰名昆明早点界的猪脚米线了,起春路上力香园和萤火巷里一家老两口开的不起眼小店最正宗。

本帖最后由 ruoshui02 于 2022-01-17 10:40 编辑

二 回忆
和滇越铁路的联系,自小就开始了,那时的玩乐场许多就是在铁路上进行的:看谁走铁轨最远是传统的比赛项目;碾钉子磨宝剑放文具盒里是最自豪的手艺;冬天来了提个小炉子捡蒸汽火车的火炭取暖;至于扑在铁轨上猜火车还有多远和扒火车之类的,更是衡量一个男孩智慧与勇气的象征。

可保村站牌。来源于网络

我家可保村有亲戚,一年中来来回回走铁路去串门是经常的事,虽然走路辛苦,但每回去还是非常高兴的,和可保村的小伙伴在迷宫一般的村子里游戏,印象最深的是村里清澈的流水,无比清凉和甘甜。最期待的是每年寒暑假坐火车上昆明、下宜良,可以去见久违的表兄妹,然后吃上长辈精心准备的饭菜、零食,简直幸福死了!这条路,牵连着我童年中无数的小伙伴,以及长辈无限、和善的关怀。
自卫反击战那会,铁路上时时有军列通过,经常兴奋地和小伙伴趴在路边小土包上,看着车上的坦克大炮汽车和绿军装背着冲锋枪的解放军叔叔,心里那个羡慕劲,巴不得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员。儿时,以为战争就是一场精彩的游戏,毕竟,成为英雄,是一个男孩起码的梦想。现在回头想想,当年的他们,有多少人永远地长眠在了远方的土地上。

《芳华》剧照。来源于网路

昆河铁路自卫反击战照片。来源于网络

这条路的某些东西,已经深溶进了我的身体里,有时间一来走走,总会找到一些莫名的感动,它不仅仅承载着我童年的幸福和快乐,还有某种魔力在吸引着我不断寻找和前行!

感谢楼主分享美丽的风景,美好的旅途,期待看到楼主更多的好帖
本帖最后由 ruoshui02 于 2022-01-19 17:26 编辑

三 狗街子
今天从这里起步了,算是我独行滇越的正式起点,之所以选择狗街,是因为从昆明到这里的路之前已经陆陆续续走完了,有的走了多少遍都已经记不得了。
狗街这地方很有意思,狗街站是滇越铁路1910年建成开通的34个车站之一,以旁边的狗街子命名,狗街子是云南当地人民按属相日约定俗成的赶集日,这种风俗在云南很多地方都存在,且一直保存至今,据我所知,在云南以十二属相起名的地方是齐了的,只是很奇妙,在楚雄州武定有个猫街,不知道这个猫从何而来?在滇越铁路的另一头越南,他们也用十二生肖纪年,只不过他们没有兔年却有个猫年,这种相距千里的奇特民俗是否有关联,值得研究研究。
随着社会的发展,特别是近年来网络经济的发达,这种民俗也受到冲击,赶街子这种传统的经济和人文交流方式正在消失,即使还保留下来的,也是越来越冷清。或许有一天,人们的下意识里,购物就是超市、网购和美团之类的了。
无情刚恨通宵雨,断送芳华又一年。

寂静的狗街站,还有一些铁路上的退休老人在坚守,种种菜,养养花,坐在路边花架下拉拉家常,曾经的繁华已落幕。

狗街,南盘江从它身边流过,在贵州和北盘江汇合后成为南方大河:珠江。在明朝汉族军屯移民之后,当地应该就有了养鸭子的传统,但鸭子怎么吃,我想一定是类似南京盐水鸭或烤鸭的做法。到了清末光绪宣统年间,乡人许实中举,进京陪考的刘文在京城学到北京便宜坊的烤鸭手艺后,回到狗街,创造了插芦杆抹蜂蜜青松毛土炉子焖烤烤鸭的技艺,狗街烤鸭的名声就随着滇越铁路开始香飘云南了,名声更是随着从这条铁路进进出出昆明的人,走向了世界。那些年,坐火车来狗街吃烤鸭成了昆明、开远等地吃货们的热门活动,连后来的西南联大也有师生好上了此口。后来,一到稻香时节,刘文带着徒弟上省城给云南王龙云烤鸭子吃也几乎成了例行公事,龙云还题了京都烧鸭的牌匾,赠于刘文。

狗街小景,废旧轮胎再利用,拆装方便,这主意太赞了!

狗街南盘江大坝上,深切的期望

即将流出狗街坝子的南盘江,远处就是南昆客专高铁线。

狗街烤鸭,杠杠的狗街正宗味。

北京便宜坊。图片来源网络。

南国老便宜,西村小吃恬。祈愿刘氏后人某日某时重振当年可匹敌北京便宜坊烤鸭的伟业雄风。
建国后,听说还有专门从昆明---狗街的客运专列和学生春秋游包车开到这里。
狗街,曾经也是够拉风的。
如今,提起宜良烤鸭,狗街的名声却被旁边的南羊街夺了去,随着商品经济和资本的扩张,狗街烤鸭早已走出本乡,在云南遍地开花了,只不过味道就参差不齐,名声也随之褒贬不一了。
烤鸭,作为一个宜良老表都知道:最好吃的烤鸭,永远是刚出炉那会的小麻鸭。

美丽乡村,狗街高古马村

百年小叶榕

奔驰的高铁

两个时代的相遇

看见久违的狗街大桥

狗街铁路大桥,滇越(昆河线)第一次跨越南盘江。

这座大桥,挺过了日本侵略者的轰炸,1950年却倒在的国民党溃军面前。

1905年的钢轨

经过18号隧洞后,滇越(昆河线)进入南盘江峡谷。

美丽的南盘江峡谷风光。

江面上长满了一望无际的凤眼莲,开花的季节一定很美。

南盘江峡谷风光

巍峨陡峭的山壁,难怪朋友们一直让我注意安全,一路上落石真的多。

废弃的139号隧道,出现了重号的139隧道。

我本无知,与另一个时代的作者共勉。

全手工粗犷隧道,没有一点修饰

牧羊人的期许,由于火车停运,羊奶做的乳饼要从山上拿到十多公里的狗街去卖。

精气十足的山羊

一座有点年代感的过河桥

拍照留念。七江大桥,1979年5月

慢悠悠的走了4个半小时,13公里终于到滴水站了,法式的单翼站房,风韵犹存。

破旧的房门

转角楼梯,很完好

掉落的房瓦,满满的欧式风格。

原来是河内烧制的。

抹白的站牌和不甘的铁路迷

一颗大苦楝树,果实砸碎泡水可以洗衣服喔。

有山有水就是美

肿柄菊,迎着阳光,充满了活力,看见它,疲倦一扫而空。

从看见第一丛肿柄菊开始,3公里多的江边长满了这种美丽的花,可惜很多已经谢了,要是早来半个月,一定会被满眼活力四射的黄震撼到。

看见从昆明起,100公里的路碑了。

明洞对明洞

过江溜索

8个多小时,27公里,终于到今天的目的地了。

比老人家还老的水塔,陪伴了他一辈子。

徐家渡,一个因火车而兴,因火车而落的小渡口,如今与澄江通了公路,村民种了大量的韭菜和豆尖瓜尖送往大山外面卖。

8点半起步,今天天气阴冷,计划到禄丰村后竹山休整,任务较轻,全程13+4,慢悠悠的走。

仍然是一路的美景。

进入禄丰村地界了

小叶榕这执拗的精神值得佩服。

一条长满不知名植物被花覆盖的峡谷。

牢牢盘住石头的一棵不知名大树。

出现了一棵木棉树

油菜花竟开了。

发现一块更早的钢枕,据说当年法国人修建铁路时,因沿途有白蚁,为防蚁嗜,所以选择了昂贵的钢枕铺轨。

到禄丰村大桥了,滇越(昆河线)第二次跨越南盘江,其结构和狗街大桥一样。

过桥后,铁路和公路并行至禄丰村。

法式站房只剩低矮的一小间了,还有一对老人在坚守。

来了就能相遇的大鹅

热心大哥带我看了三线扳道机和120里程碑,聊了禄丰村和褚时健老先生。

向前就到了褚老的家乡,华宁县矣则村。

村口的大榕树。

枝繁叶茂

褚老小时候上的小学,原来在禄丰村火车站后面,听说褚老上学那会,经常扒火车上学,回来则顺江游回来,果然成功人士小时候就与常人不同。

村子正对着南盘江和巴江的交汇处。

给你合并起来

好呢,给您添麻烦了
一个人的滇越铁路行 有机会约我们一起

看见到异常珍贵的板票。。。

昆明地铁4号线竣工后,市区路段米轨应该会恢复运行,宜良这一段几乎废弃了,随着玉溪-河口标准轨通车,米轨开远-河口这一段聊胜于无,百年滇越铁路基本歇菜,一个时代过去了,令人扼腕。。。
发表回复 关闭 发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