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3银河com_银河国际是什么网站

  游记攻略
无径之林,常有情趣;
无人之岸,几多惊喜;
岸畔崖间,鼓涛为乐;
无人驻足,是为 桃源 ;

吾爱世人,自然甚之,
摈弃自我,退身自思,
拥抱自然,灵感如泉,
面对自然,全无顾忌。

——拜伦



背包出发
当你背着大包,喘着粗气走上酒店的四楼时,惊讶地发现服务员安排的,正是上次你在 拉萨 最后一晚的房间,让你想起藏传佛教的轮回概念,从结束的地方开始。

屋子在楼房的拐角处,两面墙上都是窗,很特别,不会弄错。窗外的景色依然:近处是八廓街的老房,远处是环绕 拉萨 城的山峦。房间的陈设也依旧,只是它和你,又都在历史的河流中向前漂浮了一年多。

和前几次来藏区不同,这一次你没有租车,你打算换一种方式旅行——背包银河国际是什么网站,坐公共交通或搭车,带着宿营装备,深入荒野,不受限于食宿点,没有明确的时间表,随走随定。这样就可以用最小的牵绊,体验最大的自由。

背包旅行也是一种特殊的体验,它不仅是到目的地看风景,也在于旅途中的流浪感——异乡的街头、马路终点的夕阳、空旷的长途汽车站、老旧的公共浴室……许多不经意的瞬间都会触动你的灵魂。它当然没有自驾游或旅行团那么舒适。劳累、时而降临的困境和不确定性,使它有了些修行的意味。就像小说《转山》的封面语说的:“把肉身抛掷在变换不定的情境,好修炼灵魂使之精纯”。

有个同样喜欢旅行的人陪伴真好,美好的感觉,或许胜过旅行本身。
ps:这篇游记,我好像在哪儿读过
感谢楼主分享美丽的风景,美好的旅途,期待看到楼主更多的好帖
江孜日喀则 的公路两边,都是正在收割的青稞田,还有成片的蔬菜大棚,难怪 江孜 的超市里有如同内地一般丰富的蔬菜品种,这在 西藏 是很难得的。

日喀则 有许多现代化的大楼,比 江孜 繁华得多。你们在北郊的客运站乘坐回 拉萨 的班车,车站没什么人,空旷的广场,寂寞的小饭店,阳光透过大玻璃照进售票厅,墙上展示着去各个地方的班车时刻表,只要有时间,你就可以去往那些名称代表的远方。

拉萨日喀则 的高速还是没有修通,大概因为中间的 尼木 大峡谷太险峻了。班车依然走的老路,到 拉萨 时已经入夜。

贡嘎 机场,你们买了两本书:《香 巴拉 经文》、《寻找 香格里拉 》,一人一本在飞机上看。作者龙安志是 美国 人,他在藏区背包旅行,寻找 香格里拉 。他去了很多地方,遇到了很多人,最后发现 香格里拉 就是佛教里的香 巴拉 ,它并不是一个地理概念,而是一个心灵概念。只有内心充满光明与慈爱,你才能看到它;只要一个地方的人们大都如此,那里就是香 巴拉

你每一次进藏,也都是在寻找自己心中的香 巴拉 。这里有一些山下世界没有的东西——这颗星球上已经非常稀有的质朴与虔诚。从第一次来,你就与它们产生了共鸣。

藏区的环境,更容易唤醒人对根本问题的关注,让你意识到自身的局限,减少物质的欲求、追寻心灵的体验。每个人都如此,也许经济会放缓增长,但换来的却是内心的安宁与坦荡。

电影《2012》里的青藏高原,抵御了毁灭世界的洪水。现在的 西藏 ,也像一艘承载着中古文明遗产的方舟,希望它的未来不会被现代文明的波涛淹没。

你放下书,看着窗外,远处一座雪山浮现在云海之上,那是去年你们等待了两天也没见到的南迦巴瓦。

又一次暂别了,我的香 巴拉

东方的大殿敬奉着寺庙的主供佛,那是你在 西藏 见过最精美的佛像,伴随着前方的小佛像、酥油花,形成一幅极美的画面(可惜不准拍照)。主供佛的殿外有一圈昏暗的走道,是给转佛的人准备的。

走在塔上,纯白色的墙壁反射着耀眼的阳光,让你想起乃钦康桑上的雪。没有什么游客,只有几个藏族朝拜者。鸽子咕咕地鸣叫,檐下的风铃叮当作响,像是雪山上送来的祝福,头顶是沉默的青天。

数百年前的僧侣和画师们,在一个个狭小的空间中再现出他们的精神世界,面对它们观摩、冥想,使得那些世界的轮廓更加清晰,成了某种比现实更真实的存在。

你并不了解这些图像背后的那个玄奥世界,但依然能感觉到其中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就像雪山带给你的感觉。你觉得冥冥之中,这里与地平线外的雪山是相通的。


塔南方的佛殿有一个密宗的偏室,这里的壁画是黑色背景的,像黑曜石般闪着光,上面描绘着地狱的景象,一对精美的双身尸陀林,周围布满了骷髅。一尊高僧的画像笔法精细,仿佛西方教堂的圣像。

白居塔也是一座巨大的壁画“博物馆”,七十多间佛窟分布在它的四面,每个佛窟画满了六百年前的壁画,有不同的主题:美丽的度母,雍容的佛陀,健壮的金刚、奇异的尸陀林、有趣的象头神等等。画工精湛娴熟,美轮美奂,想必都是当年最顶尖的大师之作。


回到山下的主街,偶遇一家 南亚 餐厅,二楼的墙壁上是熟悉的 加德满都 风景。点了 尼泊尔 餐,外加玛 萨拉 茶和薄荷茶,也是熟悉的味道。午后的阳光照射着窗外热闹的街市,视觉与味觉的共同作用,让你仿佛穿越到了喜马拉雅的另一边。

喜马拉雅山并非如想象中那样难以跨越, 江孜 - 亚东 - 大吉岭 ,自古就是重要的交通线,沟通着 西藏南亚 次大陆。只是1960年代后因为中印关系的紧张,造成了一道比山脉更难逾越的障碍。有段时间,两国关系一度缓和,开放了乃堆拉口岸,但现在这条路又封闭了。

你在前年去过 大吉岭 ,它与 江孜 的距离并不远,但它们的心理感觉完全像两个世界。喜马拉雅的另一边有种共同的气质,与热带有关。 印度尼泊尔缅甸 都是如此,更混乱,也更有活力,但它们与 西藏 的共同之处,又在 于都 有虔诚的宗教信仰。可惜疫情之下,几年中是很难重返那些地方了。

傍晚时分,太阳变得温和,西边的天空又出现了幻境般的晚霞,你们沿着大街一路往西,向着晚霞走去。繁华的街道慢慢变成了冷清的郊外,只有一些空寂的楼房。高高的杨树已经变黄,伸展在暮色的天空中,落叶铺满了水泥地面,让你想起了北方的秋天。

路的尽头是一条河流,对岸就是旷野,远山连绵,晚霞显出了火焰般的色彩,然后慢慢地黯淡下去了。

第二天上午去白居寺。这座寺庙在你的记忆中有种特殊的氛围,大概是因为那座独一无二的佛塔——白居塔。它的顶是 尼泊尔 式的,四面绘着佛眼,就像 加德满都 的佛塔那样,塔身则像一个立体的曼陀罗,层叠而上,白色墙面搭配着藏式装饰。你从未在其他地方见过这样的佛塔,混合着 西藏南亚 的风格,与众不同,雍容端庄。

堡垒高处的佛殿壁画已经晦暗不清,不知出于哪个时代的工匠之手,上面散布着的圆洞,据说是1904年入侵的英军留下的弹孔。天光从殿堂上方的小窗洒下来,照亮了两排古老的木质柱子,柱子旁摆放着喇嘛的坐垫。

你记得七年前第一次来时,这佛殿显得更破旧,当时没有其他游客,你就像进入一片尘封多年的古代遗迹,在错综复杂的宫殿中穿行、探索数不清的隐秘空间、触摸上百年前的壁画,那种惊奇感至今依然难忘。

你们往宗山的最高处走去,经过那些百年前统治者的住宅。最高的地方是几座空空的堡垒,还有一个小佛堂。你想象着夕阳照射在这里的画面,这些高低错落的浅米色墙壁映上红色,应该格外美丽。

远方的古城
江孜 几乎看不到什么游客,你们在这偏远的 西藏 城市,享受着一种类似私奔的感觉。你与外界的一切联系都中断了:手机丢失、微信密码忘记了,没有手机卡又不能找回,而没有身份证无法补办手机卡……

你仿佛回到了几十年前,那种无人打扰、无所分心的状态。有时下意识地想拿出手机,却发现口袋空空如也,于是只能靠观察周围来打发时间。你对当下的现实变得更专注了,仔细地体察着它的细节,品味它带来的情绪。

从前没有手机的时候,那些背包客的旅行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在专注于当下这一点上,他们比当代人更幸运。

小城的好处就是去哪都近,大部分地方走路就十几分钟内,稍远的乘出租车也很快就到,拥堵?不存在的。你们去营业厅、派出所办事,顺便轧马路,大街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小店,许多像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铺面,没有什么大商业。这里既有现代用品,也有佛教物品、酥油、藏服之类当地商品。穿着民族服装的藏族人熙熙攘攘,还有很多休假的解放军战士。

不远处就是 江孜 的地标:宗山堡垒。这座古代的建筑还完好地保留着原貌,在城市的各处都能看到它,耸立在街道的背景中,带着中世纪的韵味。

宗山是当年的统治机构所在地,僧俗两界的头领居住在这里,享受着优渥的生活,有点像布达拉宫和古格王宫。这里有议事厅,征税机构,佛殿和仓库,也有地牢和施加刑罚的广场。这里的展览厅默默陈诉着 江孜 城上千年的历史。

发表回复 关闭 发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