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3银河com_银河国际是什么网站

  四川

                           

四川省凉山州木里藏族自治县,是全国仅有的二个藏族自治县之一(另个是甘肃省的天祝藏族自治县)。对于木里,早在十多年前已耳熟能详。木里是攀枝花市的对口扶贫县,攀枝花年年都有“援藏”干部到木里去工作(一般是两年);木里也常委派干部到攀枝花来进修学习,两地交流很频繁。我有两个朋友,都曾委派到木里参加过“援藏”工作。他们说起木里,都对那儿的山水人文赞不绝口,那时便埋下了对木里的向往之心。后来,因为机缘巧合,我们领队“莽哥”因为爱好鸟类摄影结识了木里县博窝乡的一个朋友中央茨尔。他那藏族人奔放热情的性格和他摄影作品体现出来的细腻完美,二者奇妙地结合在一起,简直是“绝绝子”的美!半年前中央茨尔到攀枝花,大家曾有短暂一聚,他的热情相邀,更是坚定了我们要去木里的决心。于是,随着国庆佳节的到来,我们出发了!




第一天

攀枝花渔门格萨拉盐源木里唐央

木里距离攀枝花市263公里,那么近又那么远。由于现在还没有通高速,所以全是山路。开车的师傅经验丰富技术熟练,把车开得飞快,一路上左摇右甩,我们也跟着摇头晃脑不亦乐乎。车上甩昏了不少国庆假期回木里的学生娃娃。过道中晃动着不少无人认领的饮料,它们的主人分身无暇,在车上忙着晕头涨脑,吐得一塌湖涂。


越往木里,天空越蓝。阳光灿烂照耀山川大地,理塘河在峡谷底流淌。远远的看见险要的半山腰还有房屋和庄稼地。感叹人类生存的顽强和生命的坚韧。






下午5点左右我们到达了木里县城。到了木里,感觉天气很热。木里县城依山而建,房屋建筑顺着山形鳞次栉比,街面不宽,也比较干净。时时有摩托车呼啸而过。出了客运站,在门口等了十几分钟后,朋友安排的一辆白色的SUV来接我们前往唐央乡。开车的师傅是个很帅气的藏族小伙子,打着耳钉,背上、胳膊上都有很漂亮的刺青,甚至右手虎口还纹了一只张牙舞爪的蝎子。小伙子汉语不错很健谈,他一面熟练飞快地开着车,一面和我们聊天。他说他生下来是时候有8斤,所以他的汉族名字叫“黄八斤“。又聊他曾到四川内地成都重庆打工经历,后来又回家乡开车。再有几天他就要结婚了。祝福这个年轻人今后日子会越来越好。



夜色就在黄八斤侃侃而谈中来临。木里已实现“乡乡 通油路、村村通硬化路”,路况基本不错,平整通畅。偶有一段路不太好,车辆颠簸得厉害。黑暗的车窗外,有时能看见远处高山黑黢黢的轮廓和山坡一星一团的灯光,偶尔也模糊看见水电站的灯光。晚上10点过,我们终于到了唐央。旅店主人还没有睡觉,在等着我们。主人的客厅很宽畅,典型的“藏风唐韵”雕花装饰及陈设。主人给我们搬来电式烧烤盘,我们又去冰箱里取了菜,开了一瓶饮料,就开始嗨起来。牦牛肚脆而鲜嫩,香猪肉糯而不腻,土豆、鸡胗、韮菜都越吃越香。吃饱喝足,我们上楼睡觉。木房木床,睡起来很舒服,不知不觉一觉到天明。

第二天
唐央西泽扎古丁央

早餐虽然简单,却很有藏地特色。女主人给我们准备了热腾腾的酥油茶和香喷喷的面饼。微咸奶香的酥油茶、配着蓬松酥软的面饼,每一口都是美美的享受。


早饭后,我们四下溜达。我们昨天晚上住宿的地方对面就是唐央乡政府。正值国庆假期,里面空无一人。在门口拍两张照片留影。







九点多的时候,一个藏族小哥哥开车来接我们。瘦高的身形,穿着一件藏式毛领衽边的外袍,干净纯真的眼神,腼腆羞涩的微笑,脸上淡淡带有高原特有的红晕。妈吔,好惊艳,这简直是理塘“丁真”的翻版嘛!!YYDS!!!

“丁真”小哥20出头,姓钟名小松,爸爸是汉族,妈妈是藏族。小松特别害羞,一发现我给他拍照,立刻就逃离镜头,只好偷拍了几张照片。



小松的车技非常好,在盘山路上开得很快。也很暖心体贴,遇到美景的时候就停下来,让我们拍照。山路上车不多,但是每遇到对面来的车子,小松必定要停下车和对面的车主问候。我注意到他们彼此团结和睦的关系都体现在简短的问候里。只要是对面来车,他们之间必定停车互致问候,最后都还要互相关心叮嘱一句“慢点走”!他们藏汉语交互使用,有时我听得懂,有时听不懂。但看见他们友善的眼光的打量,热情的笑容,我们也笑着向他们点头致意。

路边的风景。层峦叠嶂的群山,阳光如幻,淡薄的雾轻轻流动,清新的浅绿深绿铺满整个山岚。“烂七采之照耀,漫五色之氲氤”,美不胜收!







木里有充沛的水资源。几乎每个水流量大点的溪口,都矗立着一个利用水流带转的巨大的转经幢,不仅贴合藏族人民的信仰习俗,同时又是一个小小的发电设施。不由为建造者的巧妙设计点赞。







我们今天要去博窝的泽米扎古。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才推出的公路在雨季被冲毁。随着山形越发陡峭。土路在雨季被冲刷的沟壑纵横,车子爬坡上坎起伏颠簸。小松技术熟练的转着方向盘,把我们送到峡谷口就返回换车了。我们几个继续徙步向前。没有想到,莽哥的好友中央茨尔带着朋友开车前来短暂会晤。中央茨尔带着深圳的李老师她们专程到木里来调查和拍摄野外植物。大家相聚,开心的笑语在风中飘散。





匆匆一聚后,中央送李老师出发坐车,我们继续向前。

中秋才过,峡谷里植物还没有凋零。几株争艳的树才黄了树叶,映衬蓝天白天和眼前险峻的峰岭,格外美丽。


泽米“扎古”藏语的意思是“石门关”“关口“的意思。从地形上看,两边山势耸立,对峙如嶂,中间狭长的地方好像通道,如关隘,如门户。我想如果是古时,在这个地方设兵埋伏,应该有天然的优势。







泽米扎古的山峰经过千百万年的风吹日晒雨蚀,形成了千姿百态的蚀化山体,大大小小的峰岭像刀像剑也像戟,如犬牙交错、尖锐锋利。我小心翼翼踩到风化成沙的陡坡,慢慢向上攀爬。五色经幡在寒风中烈烈翻飞,虽然阳光灿烂,吹在身上的风却冰冷。爬到山头,可纵看整个峡谷全貌。天上的白云变幻,天空碧蓝,阳光如金,山川大地瑰丽壮美!










从泽米扎古下山后我们到丁央。车子就像一只甲虫盘旋在山路上。宽阔的峡谷,山山相对,灿烂阳光在薄云淡雾后明亮闪烁,一切都显得格外的美丽辽阔。



到达丁央的时候已是黄昏时分。温暖的夕阳映照峡谷,形成美丽的日照金山。橙色的云朵飘浮在天空,炊烟袅袅。牧人从山上下来,背着大捆青草吆着牛羊归圈。不时听见几声牛嘶犬吠。恬然平淡的世外田源之地,熟悉亲切的感觉恍似我曾来过此地。


丁央组位于群山环绕的一块冲积平原。居住着20多户人家,种植青棵、燕麦、玉米、油菜等作物,以饲养牛、马、羊为主。理塘河环绕村落而过。在以前由于丁央特殊的地理环境等原因,造成经济落后交通不便,有的老阿妈一辈子都没有到过木里县城。在国家脱贫政策的大力扶持下,丁央现在已经通了硬化水泥路,而且在丁格真等年轻人的带领下,利用原始优良的地理和森林环境搞起了旅游、种养植(菌、菇)脱贫。目前处于初步发展阶段,需要更多的政策、资金、宣传等多方面的支持和扶持。这里还保持着原生态的环境,但是也能看到国家脱贫工作带给这个小村落的变化。一株大丽花开在木栅栏里,就像主人随意把它种在那里。它自开自落、顽强的绽放朵朵硕大艳丽的花朵。









我们住在小松的表哥家里。受到了主人热情的款待。晚餐有炖的土鸡汤、腊肉、素炒韭菜、土豆丝,还有一碟自家腌制的萝卜干。所有的食材都是主人自家所产所做。菜式虽然简单,但味道鲜美简直是舌尖上的至味!


夜晚的丁央清洌寒冷。夜空深邃广阔,星星璀璨如珠,茫茫银河横贯南北。大山黑影幢幢,环抱村落安详沉睡在这大山深处。星河耿耿,星星似乎历历可数,然而一瞬眼,星汉灿烂闪烁于顶,仰首仿佛会扑面而来,伸手可摘之入怀。










黎明时分,不知谁家的公鸡率先一声高亢啼叫,随后渐次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打鸣,整个村庄就在鸡鸣声中苏醒。牛儿在栅栏外哞哞叫,猪儿在圈里哼哼,一群鸡在墙根下咯咯觅食,主人忙碌的身影、轻快的步伐在清晨的晨曦里组成农家晨曲,徐徐拉开一天的帷幕。

热情好客的主人为我们准备的早餐是“松茸面”!劲道的面条+新鲜松茸+农家腊肉丁,也没有繁琐细致的做法,只加少许淡盐,没有添加任何佐料,味道却是鲜美无比!这是我吃过的食材奢华但却至臻美味的早餐!绝绝子!!


笼罩在清晨霞光里的村庄。多么清新美好的家园!我们有责任使它变得更好。就像丁格真这样年轻人,无私、热情、努力带领乡亲们共同致富!



第三天
丁央寺尼撒扎嘎神山--圣湖—关机---牙擦

丁央寺的建寺人为迥·斯朗若丁(木天王),讫今有五百多年历史。传说斯朗若丁(当时木里的统治者)母亲去逝几年后,为了让伟大的母亲早日解脱困苦,报孝母亲养育之恩,他发心一切众生就是自己的母亲,决定在理塘河两岸各修一座寺庙,一座是亚根寺,另一座是丁央寺,两寺就像母亲的乳房座落在巍巍壮观的山间,也是木里历史上的第一座藏传佛教寺庙,这两座寺都属嘎举派“白教”。

1584年却吉·桑吉甲措修了第一座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寺院瓦尔寨大寺后,原白教寺院也逐步演变改宗黄教寺院。据传从拉萨后藏来了两兄弟,兄是喇嘛,弟是俗人,这位喇嘛很有神通,能防冰雹、霜降,后来在理塘米吉地方住下,并建立了“拉丈寝宫”喇嘛防雹迷咒,从不外传,后来成了他家传家之宝,木里大喇嘛迅闻后,请来了喇嘛,在丁央寺主持弘法,除法会外,也可以回米吉寺,此后丁央寺就改宗萨迦派(花教),至到今日也是全县唯一的萨迦寺。

清晨的阳光笼罩着寺庙,金灿灿的华美庄严,令人心生敬意。










拜谒丁央寺后,我们驱车前往尼撒扎嘎神山。我们的车子在从山脚盘旋到山腰,然后在山顶的路上行进。除了我们,再其他的人和车辆。太阳照着大地,大片的杜鹃林、灌木林和草甸交织。清晨的风很冷。远眺能看见云海里的群山山顶,莽莽相连。小松指点对面告诉我们,在那远处最高的山峰,在云浮雾绕里不时显露一下面容的山峰,那就是贡嘎雪山。

尼撒扎嘎神山从一条新修的土路上山。推土机才推开了路的雏形,还没有开始施工,坑洼的黄土路让我们的车子像个醉汉在跳舞。










下车步行约半个小时,我们来到神山脚下。山脚有高耸的玛尼堆和五颜六色的经幡。瀑布从山顶最高处的岩峰间倾泻而下,飞珠溅玉,水雾轻飘。瀑布流到岩底深潭后泉涌淙淙,形成一条清澈急湍的溪流,向山下流去。流水清澈冰冷,水质甘甜。


















小松带领我们向山上攀爬。海拔约4700米。山坡呈60度,覆盖着低矮的灌木、杂草、苔藓等植被,具有典型的高原山地样貌。风吹到身上很冷,阳光淡淡的照着,感觉不到暖意。我们攀过一面绝壁,我们脚下就是悬崖。翻过绝壁又走过一段乱石嶙峋的山路,当迎着扑面的寒风走进峪口,眼前豁然开朗,尼撒扎古圣湖呈现在我们眼前。只见山峰环列,把圣湖拱卫在当中。墨绿、深绿、翠绿、浅绿。。。依次铺陈出一汪如碧如玉的湖水。天空晴朗,大朵的白云像羊群在天上来来往往,投影在湖面。让湖面光线随之变化,时深时浅、时明明暗,幻化出不一样的色彩。湖水轻轻荡漾,水边的“海菜花”也随波起伏。这种“海菜花”对水质要求很高,水质必须洁净,它是水质环境检测的“卫兵”。我在泸沽湖、西昌洱海看见过“海菜花”,但这种开着小花朵的高海拔“海菜花”我也是第一次看见。随手拍了一些长在湖边石缝里的植物。湖边一层层干涸而明显的水渍显示在丰水区,圣湖的容水量可以把整个山谷淹没。湖心最深处,颜色最深,像是一只墨绿的眼。小松说从来没有人知道这湖水有多深。就算最干旱的年份,湖边的水渐渐退去,但圣湖中心那墨绿的泉眼却从没有见过底,不增不减。









从湖边的山峰向山谷府瞰,能完整看见圣湖全貌。风起时波光粼粼,湖水轻拍。云飘过时光线变幻,色彩瑰丽如宝。遥遥相对的群山静默屏立,深邃的蓝天云驰若惊马,山风凛凛,长草起伏,在天地之间,我们宛如渺小的沙粒。敬畏之心油然而生,不由有“天地之悠悠”之感。








从山上下来,我们回到上路的岔路口。小松做“原生态烧烤”犒劳我们。小松动作利索的捡起几根枯枝,燃起一堆火,火堆的灰里埋进几个土豆,削了三根树枝,串了拳头大小的土猪腊肉,烤得表皮色泽金黄“嗞嗞”冒油,香味四溢。随便的切成几块。就着烤好的土豆,沾了盐和辣椒面,大快朵颐。腊肉肥而不腻、瘦肉不柴,土豆香甜,辣椒刺激味蕾,我们吃得那叫一个爽。这是我目前在野外吃过的最好吃的“路餐”了!没有之一!绝绝子!!!



我们晚上要到牙擦住宿。从崇山林海间盘旋的土路一路开向谷底,天色昏暗时分才到达。繁星在天空闪烁,像粒粒发光的钻石,主人热情迎我们进屋,已经备好了热腾腾的饭菜。主人还拿出一壶酝制了三年的“青稞酝”,这种“青稞酝”是在自然状态下完成发酵,不加任何酵素,酿制时间长久,类似一种饮料。酒精含量极低,色泽呈淡咖色,原浆没有过滤,微微有点浑浊。但一点都不影响口感。入口微酸回甘,带着青稞特有的芬芳。满满的几斤“青稞酝”被我们喝了一个底朝天。

第四天
牙擦大紫胸鹦鹉拍摄点---关机村---无名大草原---博窝坑古村

不知是昨夜的“青稞酝”让人沉醉(典型的“酒”不醉人人自醉),还是山里宁静舒适的环境让人一夜好眠,天光大亮时我才从好睡中醒来。我们住宿的地方只有三户人家。这里生态环境极好。植被丰茂、树木蓊郁。不时看见松鼠窜来窜去。鸟儿在林间啼叫。霞光中,对面的青山郁郁葱葱、连绵起伏,山间云雾缭绕。小松告诉我们,顺着山谷再一路向底,就可以到达雅砻江。



无人采摘的野梨。


可爱的小姑娘“朗日卓玛”和她的外公。


木里优良的自然生态环境从2015起,每年在核桃成熟的季节,有群约300只左右的大紫胸鹦鹉会抵达牙擦。为了拍摄大紫胸鹦鹉,小松告诉我们,每天早晨8点左右,这群鸟儿会在上牙擦的核桃树林觅食,那是拍摄的最佳时机。当我们紧赶慢赶到拍摄点时,只见树林寂寂,落叶飘零,不见鸟影。莽哥不甘心,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有希望。唉,拍摄到一张好的照片,除了99%的辛勤付出还要有1%的运气。只好抱憾离开。不过,莽哥在路上拍摄到了白腹雉鸡。也算是没有得偿心愿的一点补偿吧。



















路途中,我们去了关机村。关机村是博窝乡下辖的一个自然村。房屋建筑还保持着典型的藏地特色,利用当地自然环境因地制宜,以石砌墙建房,墙体坚固。路边一处简单的类似于庙宇的建筑,低矮的木板房檐下堆满了手工捏作的物什,既像不倒翁、又像胖娃娃、也像泥葫芦,有的还有染色的痕迹。路旁玛尼堆上耸立的经幡在风中轻轻飘动,蓝天暖阳下,一切都是这么美好。


我们拜访了关机村关机组组长“脚杜基”的家。老阿妈独自坐在门廊下,她听不懂汉语,却热情招呼我们进屋。女主人打了酥油茶,切了奶酪,端出核桃,不停招呼我们吃。脚杜基匆匆从地里赶回来,身上还有劳作的尘土。这位朴实的汉子,肤色黝黑不擅言辞,藏地的风霜染上他的面庞。如今正在和乡亲们一起朝共同富裕的道路上努力。




火炉边一只胖胖的小猫憨态可掬,独自嬉玩却动作缓慢。女主人说这是一只腿有残疾的小猫。没法抓老鼠。主人就一直养着它。它似乎听懂了善良的主人在提到它,它看看我们,轻轻地“喵”一声。好似在回应主人。








博窝是木里县最北的乡,东和东北与九龙、康定两县隔江相望,正北与雅江县毗邻,西和西北紧靠唐央乡,正南和东南连接麦地龙乡,西南与沙湾乡接壤。面积805平方公里。乡政府驻坑古村坑古组,距县城280公里。"博窝"系藏语音译,意为地形状似酒缸。我们到了博窝乡,入住乡上唯一的“五星”酒店“杜基客栈”,名字颇有江湖气息。虽然是乡政府所在地,但是乡上地方很小,人迹寥寥,不到五分钟东南西北我们都逛完了。我们还到乡政府门口去照了个像,纪念我们到此一游。小松家就住在这里,但是他家正在修新房,还不便接待我们住宿。这个朴实的娃还为此内疚得很,再三向我们道歉。不断承诺等到他家新房修好了,到时我们一定要到他家去住。让我们心里又温暖又感动。

晚上小松请我们到他家的老房子吃晚饭。小松一个人忙碌了一个多小时,给我们炖鸡、煮肉、炒菜,还不让我们插手帮忙。看见小松利落忙碌的样子,我打趣他:以后谁家的女孩子嫁给小松可有福了!小松又一次腼腆地涨红了脸。

小松手艺真不错,晚餐味道真好。尤其是一种四季豆,味道甜而沙,口感特别好。小松说,这种豆子只长在他们坑古,产量很低,别处都种不活,小松他家地里也只有不多的两丛了,我们今天算是有口福了。做好饭,小松的父母、弟弟(钟小新)、小松、一个帮他家修房子的大叔和我们几个人围坐在一起。小松的母亲是一位端庄大方的藏族人,父亲是一位憨厚朴实的汉族。弟弟小新长得很帅,和哥哥小松长得极像,像对双胞胎,只是小新更青涩稚嫩些。帮忙修房的大叔是小松家的一个亲戚,是一位朴实的手艺人。大家谈谈说说,喝酒吃菜,气氛热烈。饭间,突然下起了冰雹。几分钟后暴雨接蹱而至,俄倾雨停,天空出现一道艳丽的彩虹,绚烂夺目。天空如洗,碧蓝似新。我们在小松家渡过了一个难忘而愉快的晚餐相聚。















第五天
坑古唐央---木里大寺木里县城

早上六点,天色还是一片墨黑,小松已把车停在了客栈门口。车上还有一位可爱的小姐姐要到木里。车在山路上盘旋前行,雪亮的车灯劈开前方黑色,就像一艘船破浪前行。路旁隐隐绰绰的山林飞快从窗边一闪而过。

我们到“瞭望台”停车驻足,在这里看日出。“瞭望台”是路旁临崖突出的一小块开阔地。海拔高(4500米左右),远眺视野开阔。

莽莽远山和丛林逐渐从蒙昧的光线中渐渐清晰。山林里鸟声嘈杂,打破晨曦的寂静。遥远的天际,铅灰、深灰、浅灰、苍灰的云海堆积在山巅,仿佛被冻住了,却又在寂然流动。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慢慢的天际似乎有点发亮,出现一抹橘色,这颜色在逐渐增强,把灰黑的云彩涂上一层金黄的底色。太阳出来了,可是云彩太厚,它还无法冲破云雾厚重的包围,只能在云海的间隙洒下温暖的光线。昭示将是晴朗的一天。山风吹起,温度很低,呵气成雾,我们手脚都冻僵了。此时大雾弥漫,周围的山林影影绰绰,如梦如幻,恍如琼台仙山,我们仿佛置身于仙境,哆哆嗦嗦地心旷神怡。。。



发表回复 关闭 发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登录